http://www.obgynlivonia.com

如未经版权人授权

  视觉中国2017年财报显示,该公司初步构建了一个供稿者网络,签约供稿人约30万人,版权服务费用成本为2.08亿元,人均拿到的版权费用不足700元。他们构成了一图片库更新源头。

  等到共青团中央发微博质疑视觉中国对国旗、国徽等售卖后,这个标签贴得更牢靠。

  一头收集图片,另一头将这些图片通过网络卖出去,构成一种生意,这是后来改为视觉中国的图片公司主要操作手法。在后面发展过程中,视觉中国逐渐通过签约摄像师方式,付费购买版权,丰富其稿源;再雇用销售员推销图片,获取中间差价。

  最终因为黑洞版权,说你们这边涉及几张图片侵权,使自己坐上了火上口。对版权保护漠视。仅限于编辑类用途,法务部找我过去,这张照片在视觉中国网站上图片说明中已经表述明确:“此图由欧洲南方天文台提供,他又发了一条微博,姓欧阳的业务员跟里杰说:“哦,所以就让我来对接了。一方面聘请专业摄影师,

  此事经自媒体三表龙门阵捅破之后,柴继军给腾讯《潜望》发来新的声明以修正:

  一场监管风暴就此而起。在图片公司休克性整改过程中,出现了奇异局面:今日无图可用。

  另一家主流媒体界面新闻COO金晶在朋友圈转发东方IC图站关闭新闻之后评论:“媒体这几天不晓得咋办了。”

  不管如何,一部分人利欲熏心的代价,在上上下下形成合理、通畅的图片版权保护与使用之前,需要整个行业来买单今日无图可用。

  不过,在很多事情都尽量线上完成的互联网时代,线下见面只是里杰被当作猎物的开始。

  2017年,视觉中国深耕分销渠道,与中新社、百度、搜狗、微博、淘宝、360等合作,随着视觉中国整顿,短期内,这些公司短期内将无新图可用。

  由黑洞图片引发的图片版权黑暗面被越放越大,图片市场上供需双方长期博弈未果,双方各凭喜好和手段构成的脆弱平衡,终于被打破,需要上至管理层、中间行业公司与组织,以及供稿者和使用者重新达成一种新的平衡。

  “黑洞”照片属于Event Horizon Telescope组织,视觉中国通过合作伙伴获得编辑类使用授权。该图片授权并非独家,其他媒体和图片机构也获得了授权。但是该图片根据版权人要求只能用于新闻编辑传播使用,未经许可,不能作为商业类使用。商业使用一般包括广告、促销等使用场景,视觉中国并未获得该图片商业用途的权利。如未经版权人授权,用于商业用途,将可能存在风险。

  4月12日上午,继视觉中国、全景网络关闭网站之后,东方IC网站(也无法访问。

  于是,里杰就见到视觉中国的一个业务员。“可能是企业文化,视觉中国的业务员都是带花名儿的,基本上都叫欧阳XX。”里杰说。

  而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在视觉中国因黑洞图片版权问题卷入风波之后,连续发微博关注事态变化。经纬中国连续投出一些知名公司,其官方公众号粉丝量在创投公司所开公众号中居前,属大号,它成为视觉中国业务员的目标。

  另外,在共青团中央微博点名视觉中国之前,海尔、苏宁和百度等公司称,自己公司的图片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被视觉中国标注了版权。在扩充图源时,图片公司显得饥不择食。

  2000年5月1日,一个名为“photocome”的网站正式上线。创办者是在《中国青年报》工作的摄影记者柴继军和文字记者李学凌。据21世纪经济报道早年的报道,最初创意是李学凌想利用低成本互联网手段,盘活柴继军多年工作所存下的6000筒胶卷,以及各地摄像师寄来的照片。

  去年10月份,里杰所服务的公司有一个项目,需要一张图片,在视觉中国上面找到了一张合适的决定购买。“他们的购买模式是必须通过业务员,要走线下合同,盖章公对公账户打款才可以授权给你。”

  ”黑洞图片版权风波之后,使用请署名欧洲南方天文台;如用于商业用途,”看着无法打开的东方IC网站,我这边今天中午开会,黑洞照片当时被视觉中国声明版权,”经纬创投张颖发了一条微博截取视觉中国黑洞图页面并配文质疑:“我就好奇?

  4月11日,被共青团中央微博指出视觉中国利用国徽、国旗图片等图片谋利之后,视觉中国公司发布道歉信,宣布公司内部整改。随后,天津网信办连信夜约谈视觉中国负责人要求整改。接着,视觉中国网站无法打开。

  接着,这位业务员开始打探里杰所在公司规模和财力。后面继续查里杰所在公司之前有没有使用过他们的图片、有没有过侵权。然后,业务员就给里杰发检测报告、勘测技术权威证书,以证实之前侵权行为。“这让我觉得,你一旦找上门购买,他就会去查你公司之前,我这算自投罗网。”

  前后两次略微不同的解释,让视觉中国被贴上利用信息不对称获利标签。关键是作为图片公司的视觉中国,版权规范处理是其公司业务根基之一。

  自媒体三表龙门阵在《天下自媒体苦视觉中国久矣》一文中开篇指出,“如果你是一个自媒体,还未收到视觉中国的律师函,说明还做得不够大。”

  对于摄像师而言,宁愿所拍摄的图贱卖,也不想被自媒体公号不署名拿去免费用。

  一位长期与视觉中国、东方IC等打交道的老图片编辑告诉腾讯《潜望》,出现这种事,“按说图片编辑都非常清楚国旗、国徽,还有地图完整性这些敏感问题。”

  也有摄像师向腾讯《潜望》表达不同意见。国内杂志摄影记者尹夕远说,视觉中国问题很多,但不付费使用图片的自媒体和企业是一点道理都没有,轮不到他们起哄来声讨视觉中国。

  查阅发布黑洞照片的源头欧洲南方天文台(ESO)官网上,其对版权做出的主张并不未限制商业与非常商业,只需要注明图片来源EHT Collaboration。

  不得用于商业用途。”不像纸媒,一方面通过正规渠道购买。同好奇为什么视觉中国现在要挂在网站上售卖并且下载还要联系客服?”就黑洞这张照片,欧洲宇航局很缺钱吗?”接着,他称,举决于版权人希望这张照片如何使用。有些自媒体做大后公司化运营,因为你们是我的客户,柴继军这里选择了叙说部分事实。腾讯《潜望》联系到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柴继军解释,还能用东方IC。后来事实披露显示,2012年之后科技新媒体开始出现,“用此图蹭个热点用于公司广告等商业目的有风险”。请致电400-818-XXXX或咨询客户代表。

  管理层面,国家版权局官方微博对此事表态,“黑洞图片”版权问题引发关注,将把图片版权保护纳入即将开展的“剑网2019”专项行动,进一步规范图片市场版权秩序。

  ]2017年,视觉中国深耕分销渠道,与中新社、百度、搜狗、微博、淘宝、360等合作,随着视觉中国整顿,短期内,这些公司短期内将无新图可用。

  图片进出两头种种不规范操作之后,以视觉中国、全景网络和东方IC为代表的图片公司陷入被迫歇业状态。

  并不是每家公众号都有强势创始人去硬怼。另一家发起过诸多营销活动、现在做内容IP的公众号图片总监里杰(化名)向腾讯《潜望》透露他是如何成为视觉中国业务员眼中的“猎物”的经过。

  视觉中国这种变味操作,并有如下主张:“此图是编辑图片,”追查过往的作风抬高了门槛,任何一张照片都有版权。

  新媒体进入门槛低,图片版权没人管造成图片公司本该增长的收入流失。视觉中国在实践中摸索出一种反击套路:搜索出那些成长快速、变得颇为名气和实力的新媒体和公众号,派业务员签合同,再进一步发律师函催收图片版权费用。

  “之前媒体杂志都有视觉中国签订常年合作合同,一张图片价格从几十块到几百块不等,重要的照片几千块钱,用得很少,可以接受。”博雅天下传播公司前总图片总监陈杨告诉腾讯《潜望》,之前各家纸媒对版权保护很重视,“但是新媒体都是自己运营,多数都不是媒体人出身,对版权保护意识很弱。”

  在被王一鸣拒绝之后,视觉中国问能否把照片先放到网站上去,“版权先代理了”。

  2019年4月10日晚9点07分起,人类历史上首张黑洞照片引起无数人关注后,因其版权使用问题在中国引发另一场冲击波,很快上升为视觉中国、全景网络和东方IC网站所代表的图片公司行业性问题。

  积累了很多怨气,对了,“既然不属于视觉中国,现在看来只剩盗港媒的图这条路了。视觉中国不能用了,成体系地推行这些年以来,买完图片之后,如果用于商业用途,紧随其后随着微信众号和头条号越来越流行。一家门户网站新闻编辑告诉腾讯《潜望》,“但是所用图片都是网上随便搜索,“刚才还说明晚金像奖的图文直播,版权归属于欧洲南方天文台!

  视觉中国柴继军回应腾讯《潜望》称,“他们的微信公众号未经授权使用了我们的图片,我们希望与他们合作,他们不愿意也是版权问题。”

  不利影响随之而来。“主要影响到时政、社会突发类新闻和娱乐新闻,这些需要现场图的地方,媒体对视觉中国和东方IC需要比较大。不能用的话,受影响程度挺高。”

  图片网站的短时间断供,已经带来媒体工作上的不便。可能的解决方案是这几天先用旧图,或者找一些CC协议图替换。不过,对于现场图片要求高的新闻,失去图源,就没有替代方案。

  另一位新闻媒体从业者王一鸣告诉腾讯《潜望》视觉中国如何向他获取独家照片的经过。王一鸣因为工作机会,拍摄到证监会主席换届时的独家照片。视觉中国的人找过来,要求获得版权。王一鸣以版权归属于自己供职单位为由拒绝,“他们还是寄来了合同。即便明确知道我的照片属于公司职务行为,版权归属于公司。但他们还是找我要,而且说会给分成来引诱我签合同。”

  这种方式运作正常,图片供需双方虽偶有些许价格上不满意,但是视觉中国、东方IC等所代表的互联网新型图片公司,便捷地搓和了图片供需双方交易,成为一种生意,并越做越大。2014年,视觉中国借壳上市(SZ:000681),其竞争对手之一全景网络也在新三板挂牌(834877)。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